浙江6+1开奖查询|浙江6+1 500期走势图
首頁 > 新聞 > 國內 > 正文

結婚率降離婚率升 是獨立意識崛起還是房價太貴?

2019-04-08 13:45圖文來源:第一財經

4月1日,在上海工作的一對小夫妻專程請假去辦了離婚手續。

這并不是慶祝愚人節的方式,但的確帶有些戲謔的意涵——“二套非普通自住房首付70%”帶來的現金壓力,以及首套和二套在貸款利率和費率上的不同,讓一套總價數百萬元的房子,差別以數十萬元計。

這對于拿到了戶口、剛工作不久的年輕夫妻來說,不能不說是想要“離婚”的理由。

這對小夫妻在大城市買房是剛需也是首套。只因此前在異地有過房貸記錄而被一并踢出了首套名單。

在限購政策收緊的大城市,房票的魅力之大,或許超出人們的想象——為了房票離婚或不登記結婚,對現在的年輕人來說,并不少見。

而且,隨著女性在心理和經濟上愈加獨立,婚姻也成為了越來越多年輕人主動的選項,而非必需品。

不婚和離婚背后

根據國家統計局和民政部的數據,2018年全國結婚率為7.2‰,創下2013年以來的最低水平。從2013年的9.9‰到2018年的7.2‰,全國結婚率在過去的5年里經歷了連續的下降。

深圳一對情侶共同生活了近十年,辦了婚禮卻遲遲沒有領結婚證。一直到兩人都以各自名義貸款買了一套房后,才安心領了證。

在他們的周圍,還有不少年輕人選擇只辦婚禮——給家人一個交代,而不在法律意義上完成結婚程序。

前段時間,“北京允許非婚生子女隨母報戶口”的消息曾引起關注。實際上,北京落實此舉措已經兩年有余。但按照目前很多省份的人口和生育政策,如果要進入下一個人生階段,即懷孕生子,仍然需要法定登記結婚。要不然,他們就面臨著對非婚生育行為征收社會撫養費的規定。

此外,在懷孕、生育和孩子上戶口等階段,非婚子女在相應的手續和流程上都會遇到不少麻煩。

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不少未婚青年的心聲——如果不是為了生孩子,結婚的動力還可能更少。

根據國家統計局和民政部公布的2018年全國登記結婚和離婚數據,2018年全國結婚登記人數為1010.8萬對,離婚登記人數為380.1萬對。在結婚率連續5年下降的同時,離婚率則連續15年上升。

其中,離結比(一定時期內離婚對數與結婚對數之比)高達38%。這意味著:在100對夫妻登記結婚時,就有38對夫妻登記離婚。

然而,離婚不一定是因為雙方感情破裂。一對在婚前一起湊了首付的夫妻,在結婚前就已安排好了離婚的計劃:為了未來留下購買首套房的資格,夫妻倆特地把房產掛在了丈夫一方的名下,并且在貸款時也全以丈夫一人的名義,目的就是在未來可以進行離婚操作,讓名下無房無貸的妻子在離婚后仍可享有“首套首貸”的資格。

這同樣不是個案。

晚婚不婚成流行,現在的年輕人都是怎么想的?

在北京盈科(上海)律師事務所律師趙健看來,女性獨立意識增強是結婚率下降、離婚率上升的深層原因。

根據2018年5月最高人民法院大數據管理和服務平臺發布的大數據專題報告,全國法院2016年1月1日~2017年12月31日期間民事一審審結的離婚糾紛案件中,超過七成(73.40%)的離婚案件由女方主動提起。

在婚姻存續期間的指標上,婚后2年至7年為婚姻破裂的高發期。就離婚的原因而言,77.51%的夫妻因感情不和向法院申請解除婚姻關系;14.86%的夫妻因家庭暴力向法院申請解除婚姻關系。

除了試圖減少房價高企帶來的壓力或規避限購政策,結婚率下降、離婚率上升還有政策、經濟和心理等多方面的因素。

趙健告訴第一財經記者,首先,現代女性的擇偶標準越來越高,從外表到性格,再到能力素養和生活方式,以及人生觀、世界觀、價值觀等三觀,“合意不容易,而一處不滿意就可能無法進入結婚殿堂”。

其次,原先盲目催婚的父母群體逐漸回歸理性。“父母看多了不幸福婚姻的種種,越來越了解不合適的婚姻帶給人的摧殘遠大于不結婚,所以越來越多的父母開始理解并支持孩子的不湊合、不將就。”

另外,女性在經濟上越來越獨立,完全可以自己負擔得起租房或買房,婚姻不再是減輕經濟負擔的必然選擇。如果說以往結婚的一大目的還是為了生育下一代,如今的政策趨勢也逐漸支持不結婚也可以合法養育孩子。同時,養兒防老的觀念也在改變,生兒育女和結婚一樣亦不再是必然,而是主動的選擇。

至于離婚率不斷攀升,還得歸因于社會對于離婚的寬容度越來越高,與其將就不如離婚的做法逐漸被認可。

趙健曾接手過一例離婚案件,小夫妻之間仍然有感情,但是誰也忍受不了兩人在生活中的習慣而選擇離婚——“女生忍受不了男生太節儉,男生則過不了自己懷疑女生會不忠的坎兒”,最終選擇結束婚姻狀態。

經濟越發展結婚率越低

民政部的數據還顯示,結婚率呈現出了明顯的地域差異——經濟越發達,結婚率越低。

2018年,上海和浙江的結婚率在全國各省份名列倒數兩名,上海以4.4‰的結婚率敬陪末座。

與此同時,天津、廣東、北京等發達地區的結婚率也較低。結婚率最高的則是西藏、青海、安徽、貴州等發達程度較低的地區。其中,貴州2018年結婚率更是高達11.1‰,是上海的2.5倍。

在全國結婚率連續5年下降的數據公開后,也出現了關于各地結婚成本的討論。

南開大學人口學教授李建民認為,結婚率下降與結婚成本的增加有著密切聯系。尤其在大城市房價高企,讓結婚既成了社會問題,也成了經濟問題。買房育兒等生活成本的上升更是讓年輕人不敢輕易結婚。

除了生活成本,因接受正規教育的時間延長而導致的婚齡推遲,也是當前結婚率下降的因素之一。

尤其在發達地區,大批擁有高學歷的人才涌入其中。一般而言,不間斷地完成碩士研究生學習的年輕人在畢業時就已二十五六歲了,那么30歲左右或30歲以后再結婚,也就不足為奇。

浙江省婚姻家庭協會常務副會長謝需提出,不想結婚、沒有能力結婚,都是結婚率持續走低的因素,但結婚人數下降的主因,則是適齡結婚群體的數量減少。

上海金融與法律研究院研究員劉遠舉則表示,由于年輕人口在減少,結婚率下降是必然的。隨著人口結構的變化和老齡化的發展,結婚適齡人口的比重還在相應減少,預計結婚率還會進一步下降。

不過,結婚和離婚率的地域差異并非源自經濟這一單一變量,而是綜合了社會、家庭結構、民族文化、司法控制和人口結構等多元因素。

在中國社會科學院社會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葛道順看來,結婚率走低和離婚率上升符合國際趨勢。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一份報告就顯示,幾乎所有經合組織國家的結婚率都在過去幾十年間有所下降。

國際經驗顯示,社會經濟的發展會導致結婚率和生育率降低。

韓國統計廳最近發布的《2018年結婚及離婚統計報告》顯示,2018年韓國人口每1000人中登記結婚數量為5對,較上年減少0.2對。這一數值創下了1970年以來的最低值。

日本的結婚率則在2017年創下了二次世界大戰結束以來的最低水平。根據日本國家人口與社會保障研究所的數據,目前,日本5300萬戶家庭中,超過三分之一是“單身戶”,這一比例預計到2040年將升至40%左右。

新加坡發布的《2018年人口簡報》顯示,各年齡段的單身人數對比10年前都有所增加。

責任編輯:劉陽
0人參與
網友評論 跟帖評論服務自律規則
最新評論
    查看全部

    周刊

    “尊敬的訂戶:您好!本人因住院手術,5月23號至5月30號,將由其他投遞員給您送報,如有漏送請及時撥打電話×××,對您造成的不便我深表歉意,希望你能給予理解……[詳細]
    浙江6+1开奖查询